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13426037149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业务领域
联系我们
说房网

在线咨询

  • (*仅律师可见)
  • (*仅律师可见)
  •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律师文集 >

父母购买公产房产权后去世,子女如何划分继承份额?

来源:未知  作者:maimai_admin  时间:2019-08-08 10:04


一、基本案情
1、原告诉称
原告杨桂发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确认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小红庙×号楼×门×号房屋归二原告按份共有,各占百分之五十的产权份额;2、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小红庙×号楼×门×号房屋是与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校尉营胡同×号房屋在1987年4月28日调换的。校尉营胡同×号房屋是由杨桂发在1972年起承租的,与其弟杨桂林在十平方米的房屋内共同居住。1975年7月1日,常住人口登记卡上登记的户主为杨桂发。1975年11月2日,父亲杨树顺、母亲刘桂芝在文革中受到冲击,落实政策回到北京,无处落户居住。作为儿子的杨桂发为了孝顺父母,基于亲情,让二老暂住在校尉营胡同×号,直到1987年5月5日。由于常年严寒酷暑,冷然难耐。杨桂发曾于1978年6月23日到北京市宣武区房管局,要求调换一间大一些的房间,但未果。十平方米的小屋住着四个大人实为不便,为了照顾父母安居,杨桂发于1980年5月21日从校尉营胡同×号搬到单位集体宿舍居住。北京同仁堂中药提炼厂在1985年2月13日给大栅栏房管所发信函称:我厂正在进行分房......其原住房廊房三条×号调给我厂职工杨树顺其中一间北房居住......。杨树顺在1985年3月8日与大栅栏房管所办理了相关入住手续。1987年4月28日,杨树顺在调换到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小红庙×号楼×门×号房屋时,应该交换属于杨树顺的房屋,即廊房三条×号西北房一间。可是杨树顺交换给房管局的房屋是杨桂发为户主的校尉营胡同×号南房一间。廊房三条×号西北房一间却在1988年7月3日被杨树顺退还本厂。1994年9月20日,杨桂来听杨桂林说丰台区永外时村要冻结户口,就从小红庙×号楼×门×号房屋将自己的户口迁出。但很快,1994年11月29日,杨桂来又将户口从石景山区永乐小区×楼×门×号迁入小红庙×号楼×门×号。但杨桂来从来就没有在小红庙×号楼×门×号房屋居住过,是空挂户。杨桂来在2010年6月3日也和法院人员说自己一直居住在石景山区。杨桂来为了独吞小红庙×号楼×门×号房屋,伙同他人隐瞒杨树顺早在2004年11月13日就已死亡的事实,谎称杨树顺的死亡证明被销毁,在2007年2月2日的谈话笔录中欺骗法院。杨桂来还在2006年9月4日,由医院开出假的诊断证明书。在2006年9月15日欺骗同仁堂,开出注销户口证明。在2006年9月18日,开出没有医生签名的假的死亡证明书。这一切全是杨桂来等人为了利用杨树顺未死亡的身份,来办理房产购买和登记手续。直到2006年7月5日,杨桂来指使他人以杨树顺的名义签订完售房协议书,才在2006年9月19日注销了杨树顺的户口。2007年10月16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核发了杨树顺为小红庙×号楼×门×号房屋所有权人的《房屋所有权证》。此后在2007年12月18日,由于杨桂来和房管部门干部张×提供虚假、伪造的材料,进行虚假的不动产登记,并将填写为杨树顺的原始申请登记材料,采用涂改、添加和颠倒位置等手法,篡改成刘桂芝的名字。在继承纠纷案重审期间,杨桂发从杨桂来在2013年11月19日和2014年11月7日伪造的14件重要证据中得知,杨桂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刘桂芝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于2007年12月18日冒用刘桂芝的名义与北京宣房投资管理公司签订《出售直管公有住宅楼房协议书》。2007年12月28日,由于杨桂来伪造了刘桂芝的签名,致使宣武区房屋管理局给刘桂芝填发了《房屋所有权证》。2008年1月9日,在刘桂芝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房管部门干部张×私自冒领刘桂芝的房屋所有权证。杨桂来为了独吞房产,在刘桂芝2008年9月14日离奇死亡之后至2009年2月20日期间,指使他人制作假刘桂芝的签名,编造日期2008年9月7日,伪造了假遗嘱,同时还编造日期2006年1月6日,伪造了两份假声明。于2009年2月20日,以继承纠纷为由向原宣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06年2月22日,刘桂芝本人当着宣武区人民法院法官和书记员的面,曾亲笔写下自己的名字和日期。遗嘱上刘桂芝的签名,与上述刘桂芝的签名进行比对,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所签,再与2007年12月18日购房协议书上刘桂芝的签名进行比对,更不是同一个人所签。杨桂来伪造刘桂芝签名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2010年8月26日,杨桂来伙同他人通过恶意虚假诉讼,亲笔签名领取到小红庙×号楼×门×号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杨桂来在2009年2月20日以继承纠纷为由起诉的案件,在2011年12月20日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指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3年2月1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发回新成立的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重审。2016年8月20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裁定,驳回杨桂来的起诉。因杨桂来已将房屋所有权变更至其名下,现杨桂发、杨桂林起诉要求确权。为维护二原告的合法权益,依照《物权法》、《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作出判决。
2、被告辩称
被告杨桂来辩称,原告所述事实与理由无有力证据支持,与事实严重不符,且被告有相反证据进行反证。诉争房产在公租房时期的承租人为原、被告之父杨树顺,有《公有住宅租赁合同》为证。而原告所主张的杨桂发、杨桂林是诉争房产的承租人的说法没有直接、有效的证据予以支持。原告所称被告指使他人以杨树顺名义签订《售房协议书》这一说法与事实不符。事实是,杨桂来之母刘桂芝与杨树顺以夫妻名义共同申请购买公房,后因杨树顺去世,刘桂芝和杨桂来也及时向房管部门报告了此事,因刘桂芝符合当时政策,并且是唯一具有购买涉案公房资格的人,房管部门认可刘桂芝以其个人名义购买诉争房产,刘桂芝交付了房款并履行了其他相应手续。原告所称被告与房管干部张×提供虚假、伪造材料的说法更加没有证据证明,属于子虚乌有。相反,在另案中,法院已经调查过此事,且有当时的房管部门代表以及办事职员的陈述为证,刘桂芝所有购房手续均真实、合法、有效。此外,关于原告所称伪造签名和遗嘱的说法,应由原告举证证明并经相关部门鉴定,不能由原告任意进行真假的鉴别和解释。并且,刘桂芝所立遗嘱在另案诉讼中已经进行过质证,也有证人出庭作证,当时原告并没有提出过异议也没有申请进行鉴定,可见刘桂芝遗嘱是真实有效的。所以,原告陈述与事实不符,且就其主张提供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进行支持。被告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刘桂芝取得诉争房产的所有权合法有效,其以遗嘱形式将诉争房产留给被告的行为真实、有效,被告取得诉争房产的所有权合法有效。且上述事实经过多个法院调查均已得到确认。结合原、被告双方的证据,不难还原以下事实:1、诉争房产原是杨树顺承租的公房;2、刘桂芝与杨树顺以夫妻名义申请购买公房;3、杨树顺在购买公房前去世,当时符合购买条件的仅有刘桂芝一人;4、刘桂芝依照当时规定办理了购买公房的手续,并向被告夫妇借钱出资购买了公房,刘桂芝取得诉争房产所有权得到房管部门的认可并合法有效;5、原告在刘桂芝生前没有履行赡养义务,更没有出资购买诉争房产,原告对于诉争房产没有任何权利;6、杨桂来是刘桂芝生前的主要赡养者,刘桂芝生前立下遗嘱,将诉争房产留给杨桂来,符合情理,且所立遗嘱有见证人证实,遗嘱内容真实有效;7、杨桂来取得诉争房屋所有权时已经将相应的补偿款支付给原告,原告已经领受了基于诉争房产的补偿款,不应再起诉要求得到所有权。综上,原告所提供的证据无法支持其主张,且与事实严重不符,被告有充分证据证明刘桂芝房产的取得和杨桂来房产的取得均合法有效。原告于生母生前不履行赡养义务,也没有出资购买诉争房产,更加不具备购买诉争房产的资格,其针对诉争房产提出的请求于法无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二、法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涉案房屋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原宣武区)小红庙×号楼×层×。涉案房屋原为公有住宅,承租人为杨树顺。杨树顺之妻为刘桂芝,杨桂发、杨桂林为二人之子,杨桂来为二人之女。后杨树顺申请购买涉案房屋,在申请期间的2004年11月13日,杨树顺死亡。杨树顺死亡后,由刘桂芝作为申请人,继续申请购买涉案房屋。2007年12月18日,刘桂芝与北京宣房投资管理公司签订《出售直管公有住宅楼房协议书》,约定由刘桂芝以42162元的价格购买涉案房屋。2007年12月28日,涉案房屋取得房屋所有权证,登记的房屋所有权人为刘桂芝。2008年9月14日,刘桂芝死亡。
2009年,杨桂来以继承纠纷为由将杨树顺、刘桂芝的全部子女诉至原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要求继承涉案房屋。经审理,原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作出(2009)宣民初字第000XY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涉案房屋归杨桂来所有。杨桂发等二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一中民终字第000XX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作出后,杨桂来申请执行,涉案房屋于2010年8月26日登记至杨桂来名下,共有情况为单独所有。
杨桂发、杨桂林等六人不服(2010)一中民终字第000XX号民事判决,提起再审。经审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高民申字第022XX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本案指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经审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一中民再终字第088XX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本院(2010)一中民终字第000XX号民事判决和原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2009)宣民初字第000XY号民事判决;因原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被撤销,本案发回新成立的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重审。经审理,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30日作出(2013)西民再初字第000ZZ号民事裁定书,以涉案房屋是否属于刘桂芝个人所有尚不明确为由,裁定驳回杨桂来的起诉。(2013)西民再初字第00028号民事裁定书已于2016年9月26日发生法律效力。
此后,杨桂发、杨桂林以涉案房屋最初由杨桂发、杨桂林承租公房换房而来为由,提起本案诉讼,要求确认涉案房屋归杨桂发、杨桂林所有。杨桂来持其辩称理由,不同意杨桂发、杨桂林的诉讼请求。
庭审中,为证明自身主张,杨桂发、杨桂林提交换房协议书、准住证、换房手续费收据,但上述证据材料中载明的换房人、准住人及交款人均为杨树顺,并非杨桂发就、杨桂林,上述证据材料均不能证明杨桂发、杨桂林关于涉案房屋最初由杨桂发、杨桂林承租公房换房而来的证明目的;杨桂发、杨桂林亦未提交证据材料证明其交纳了涉案房屋的购房款。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公有住宅租赁合同、换房协议书、准住证、换房手续费收据、购买直管公有住宅楼房申请表、出售直管公有住宅楼房协议书、购房款发票、房屋所有权证、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庭审笔录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三、法院判决
驳回原告杨桂发、杨桂林的诉讼请求。
四、律师点评
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杨桂发、杨桂林主张其对涉案房屋享有所有权,其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证明责任,为此,杨桂发、杨桂林提交换房协议书、准住证、换房手续费收据,但上述证据材料上载明的换房人、准住人及交款人均为杨树顺,并非杨桂发、杨桂林,上述证据材料均不能证明杨桂发、杨桂林关于涉案房屋最初由杨桂发、杨桂林承租公房换房而来的证明目的;同时,杨桂发、杨桂林亦未提交证据材料证明其交纳了涉案房屋的购房款,杨桂发、杨桂林对此负有举证责任,其举证不能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因此,杨桂发、杨桂林未能举证证明其对涉案房屋享有所有权,对其就涉案房屋享有所有权的主张不予采信。
 



添加微信×

房屋买卖律师 扫描添加微信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