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13426037149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业务领域
联系我们
说房网

在线咨询

  • (*仅律师可见)
  • (*仅律师可见)
  •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 律师文集 >

夫妻离婚过错方是否在分割房产时比例较小?

来源:未知  作者:maimai_admin  时间:2019-08-08 10:00


一、基本案情
1、原告诉称
原告张添民诉称,原、被告于2001年10月9日登记结婚,2007年4月16日生一子张伟,婚后双方感情不和,于2013年8月28日经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子女随包静生活。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有:1.大兴区房产(X京房权证兴字第XXXX号);2.尼桑牌汽车一辆。因双方离婚时未对以上财产进行合法分割,故诉至法院。诉讼请求:1.请求依法对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共有的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房产进行分割,原告要求分得50%的份额;2.请求依法对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共有的汽车进行分割,原告要求分得50%的份额;3.撤销双方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处分的约定;4.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被告辩称
被告包静辩称,不同意原告全部诉讼请求,2013年8月28日,双方经法院调解离婚的同时已自愿达成离婚协议,涉诉财产在离婚协议中进行了明确约定,其中大兴区房屋归女方所有,房贷由女方偿还,在离婚之前原告该房产过户给了被告,同时依据协议约定被告于2013年5月13日提前还清了抵押贷款,双方已经实际履行了离婚协议中达成的条款,故涉诉房屋是被告的个人财产;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各自名下均有一辆汽车,原告名下是宝马牌的汽车,被告名下是尼桑牌汽车,在离婚之前原告已经将其名下宝马牌汽车转卖,当时卖了38万元,该款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所以在离婚时约定尼桑牌汽车归被告所有,2014年1月被告将尼桑汽车出售,所得价款购买了另一辆车。另被告主张,原告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违反忠实义务,与异性存在不正当关系,并存在以下大额财产处分行为,被告要求原告予以返还:1.2008年6月16日给案外人李强支付购车款112622.18元,且于2007年多次给李强汇款;2.给李强支付了购房首付款等14万余元;3.2005年8月22日原告将购买的房屋无偿转让给李强;4.原告在2008年11月25日将其所有的A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给他人并获得转让款297万;5.原告于2010年10月31日汇款给刘荣50万元。
二、法院查明
审理查明,原被告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1年10月9日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张伟。后二人于2013年8月28日经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调解书中约定共同财产由双方自行协商处理。当日,二人自行签署离婚协议一份,其中载明内容为“……由于男方当事人的原因,至夫妻感情破裂,现双方经冷静思考、慎重协商,自愿达成离婚协议如下:一、包静、张添民一致同意,自愿解除双方的婚姻关系。二、婚生子张伟现年六周岁,由女方包静抚养,男方负责孩子的抚养费,依照法律规定给付。三、财产分割:(1)坐落于北京市大兴区产权证号X京房权证兴字第XXXX号的房屋产权归女方包静所有,剩余82万人民币房贷由女方包静自己承担。(产权已经过户完毕,为女方包静单独所有)(2)坐落于北京市石景山区,产权证号:X京房权证石字第XXXX号,建筑面积为407.04平米,所有权人为北京北迅电子技术中心,其房产的所有收益属于包静和张添民夫妻双方共同财产。离婚后,该房产的所有收益的50%归女方包静,50%归男方张添民。目前房产的经营合同到2017年2月28日止,合同到期后,续约或者是重新签约,需经过女方包静同意,由男方张添民和女方包静共同签署,共同分担责任和义务,共同经营管理,共同收取租金,互不委托代收。如将来该房变卖,需女方包静同意交易价格(如男方未经女方同意擅自将该房产变卖,女方认为交易价格不合理,则有权要求男方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补齐差价),卖房收益的50%归女方,(截至2013年1月22日,在民生银行的贷款165万人民币,还剩19万未还,由女方包静代为偿还。)(3)坐落于北京市石景山区西井路7号1号楼1至6层产权证号:X京房权石证字第XXXX号,建筑面积为1522.34平方米,所有权人为北京北迅电子技术中心,其中第一层101和102室及第二层202室的房产收益,属于包静和张添民夫妻双方共同财产。离婚后,其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女方所有,并由女方经营管理。无论将来改变经营性质或者变卖房产,经女方包静同意后,按照该房产面积所占整个楼房面积的比例分割收益给女方。(4)座落于北京市石景山区北侧和西侧的临时建筑包括好嫂子饭店约200平米,东侧的70平米四间小平房,收益归女方包静所有,并由女方经营管理。四、男方张添民如以后想改变X京房权证石字第XXXX号2号楼房的经营性质,或者有任的借贷经营活动,女方包静都有经营权和知情权,如果因男方的擅自行为造成的损失,由男方张添民负责,女方包静收益的损失,则由男方张添民负责赔偿,标准按上一年度女方应获收益的1.5倍赔付。如男方张添民收回自用,房产收益则按照前一年房产收益以及当年市场房产收益给付女方包静。五、女方包静和男方张添民,除了北京市石景山区,产权证号:X京房权证石字第XXXX号,在民生银行剩余的19万贷款及北京市大兴区,产权证号:X京房权证兴字第XXXX号,在工商银行剩余的82万房贷,无其他债权债务。(如男方有隐瞒的债权或财产,女方知晓后又权追究补偿,如男方有隐瞒债务,女方无义务承担。)六、包静在北京北京电子技术中心所占股权为25%,无论将来北京北讯电子技术中心名下房产是否变卖,则按照上述三(2)、(3)(4)条分割财产及财产收益。七、离婚后男方张添民搬离大兴区香海园51号楼101室,由于男方张添民目前在北京没有稳定住所,女方包静则一次性支付人民币壹拾万元作为男方张添民的补偿。(已经支付两万元)八、上述协议是当事人包静、张添民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自愿离婚,完全同意本协议书中的条款,无其他任何不同协议。本协议自双方当事人签字之日起生效”。该协议后分别署有原、被告签名,并按捺指印。
庭审中,原告主张离婚协议中涉及财产分割部分无效,其具体理由如下:1.就大兴区房产一节。原告主张离婚协议并非其本人真实意思表示,协议订立过程中,包静以拒绝帮助张添民偿还信用卡债5万元相威胁,胁迫其签署协议,故该离婚协议应属无效。且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部分,第2、3、4项所处分财产均系北京北讯电子技术中心名下财产,与原、被告无关。而上述条款无效后,改变了整体的分割方案,双方分割意思存在瑕疵,故应予重新分割。
被告对此不予认可,其认为该协议系双方充分协商后签署,并了考虑原告过错行为,且双方已经于离婚协议签署前就房屋过户及还贷事宜履行完毕。
经查,被告于2013年5月13日将剩余贷款提前还清,大兴区房产于2013年5月20日自张添民名下过户至包静名下,房产证共有情况一栏登记为单独所有。
2.就被告名下的尼桑牌汽车一节。原告主张该车系夫妻共同财产,双方离婚时未予分割。被告抗辩认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原告已将其名下的另一辆宝马牌轿车变卖,所得价款38万元归原告所有,故离婚时诉争车辆归女方所有,且现该车已变卖,所得款项仅2万元,故不应再行分割。庭审中,被告提交了宝马牌轿车的行驶证及38万元售车款转账记录。
除原告上述主张外,被告亦提出财产分割请求,具体情况如下:1.2008年6月原告为案外人李强消费支出112622.18元用于购车,并于2008年前后多次给其汇款合计115000元。原告抗辩认为相关款项系债权,而李强并未还款;2.2008年6月21日,原告为李强支付房屋首付款136297元及暖气费1157.86元。原告抗辩认为该款系为了还人情而支付;3.2005年8月22日原告与李强签署房屋无偿转让协议一份。原告抗辩认为该协议并未实际履行,所涉房屋仅支付了二万元定金,终止履行后该款已经退回;4.2008年11月25日原告与A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订立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原告名下股权作价297万,并于次日取得了上述转让款。原告抗辩认为该款系多人共有,原告取得后已用于偿还贷款及日常生活开销;5.原告2010年10月31日汇款给案外人刘荣的50万。原告抗辩认为该款系借款性质,刘荣已经偿还,而还款已用于公司经营及个人消费。
被告另主张原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其他异性存在不正当关系,并提交了案外人李某的日记、书信及原告与案外人安某的QQ聊天记录。
上述事实,有离婚调解书、离婚协议书、银行流水单、机动车销售发票、股权转让协议、房产证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等在案佐证。
三、法院判决
驳回张添民、包静的全部诉讼请求。
四、律师点评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第九条之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法院审理时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本案双方争议焦点有三,一是被告订立离婚协议时是否构成胁迫;二是财产分割协议部分条款涉及案外人权益,是否导致其他条款无效;三是原告就其婚内其他财产处分行为是否应承担返还义务。
就被告是否构成胁迫一节。依最高人民法院第六十八条之规定,以给公民及其亲友的生命健康、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或者以给法人的荣誉、名誉、财产等造成损害为要挟,迫使对方作出违背真实的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胁迫行为。本案中,原告主张的“胁迫”行为系拒绝帮助其偿还信用卡债,但被告拒绝提供帮助不对原告构成法律意义上的损害,故原告相关主张于法无据。
就离婚协议中财产分割条款是否无效一节,依婚姻法解释二第八条之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故离婚协议效力限于男女双方内部。本案中,原、被告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处分部分即使涉及案外法人名下不动产,相关条款依法亦应处于效力待定状态,而非当然无效,且相关诉讼应由北京北讯电子技术中心提起,现张添民作为离婚协议一方当事人主张无效于法无据。另根据该协议内容可知,立约时双方均明知相关财产登记于北京北讯电子技术中心名下,故不存在重大误解之情节,双方应对无权处分行为可能产生的法律后果具有合理预期。
另就原告主张分割尼桑牌汽车一节,根据本院查明案情,该车在离婚后已经变卖,而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原告亦将其名下轿车以38万元价款售出,从平衡双方利益及婚姻法保护女方权益之原则出发,诉争车辆售车款应归被告所有,不宜再行分割。
关于被告要求原告就其婚内财产处分行为承担返还义务一节。本案中,被告主张之标的物均非离婚当时夫妻双方名下的现存财产,且距离婚时点久远。而根据本院查明案情,订立离婚协议时,被告已认定原告存在过错行为。另从协议条款及庭审中被告方陈述意见分析,除部分期待利益外,离婚时双方现有财产均处分给被告所有,已充分体现了对女方的补偿与保护。且根据协议内容显示,财产分割完毕后,男方已无固定居所,尚需女方进行经济帮助。现被告就原告过错再次要求财产分割缺乏合理性。另,本案中原告方解释称被告主张的部分款项系债权性质,但未提交相关证据佐证,缺乏认定依据。但如果相关债权能够成立或得到实际清偿,被告可另案再行主张。
 



添加微信×

房屋买卖律师 扫描添加微信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